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李满强
加入时间:2015-06-23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李满强,男,汉人,1975年生于甘肃静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参加诗刊社24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十九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修班学员。第二、第三届甘肃“诗歌八骏”成员之一。高中时代开始诗歌写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芳草》《星星》《飞天》《草堂》等刊,入选数种选本。曾获黄河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公开出版有诗集《一个人的城市》《个人史》《画梦录》,随笔集《尘埃之轻》。

会饮记

会饮记(组诗)

                                              李满强

己亥夏日,与太白对饮

太白先生,比起车水马龙的京城
我还是更喜欢你我共有的古城成纪
多少次,当你飘逸消瘦的身影
从纸上站起来,当你随口吟诵出的诗句
如闪电般归来,我的心头都会为之一震: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太白先生,现在是公元2019年的夏天
我一个人来到了成纪古城。你的根脉,我的先祖
都曾在这里繁衍生息,城墙上那些摇曳的青草
都有着仕女的姿态。而那些泥土里忽然闪现的瓦当
忽然就有了天宝年间的呼吸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太白先生,我没有牛羊可宰,但这一树又一树的苹果
何尝不可以下酒?等到秋日,这漫山遍野的红灯笼
将照亮广爷川里所有子民的道路,将带着广爷川的气息
抵达远方的驿站和嘴唇。所以太白先生,我们
何不就着这果园里爽朗的风声,就着这盛世的阳光
在古城墙上坐下来,太白先生

举杯吧,且饮了这一杯
借你一腔才情,满腹肝胆
让我从容地搬动词语,书写出
这尘世的美好光景
且饮了这一杯,借你大唐明月
丝路驼铃,辉映我九州迈向强大复兴

                                       2019.5





戊戌年秋日,与父亲对饮

爸,我来看你了!我带了
你最喜欢的烟卷,朋友送我的老酒
一碟油炸花生米,以及外省的阳光和风
今年清明时,我在南方游荡
没有赶回来。多年父子成兄弟
你肯定不会因此而怪罪于我

烟,一人一支
酒,一人一杯
之后,盘腿坐下来,像你在世时一样
我们聊聊外面的生活,聊聊孩子们和
果园里的收成。你看那些摇曳的树枝
那些秋风中怒放的野菊花,以及头顶的云朵
似乎都在为我们致意

那就干了吧!爸!
你一生困顿于这个名叫李家山的小村庄
却给了我翅膀飞翔。当我
坐着时速300公里的高铁,穿过中原腹地
我相信你的眼睛和我一起,在接受那些新鲜的馈赠
当我在重庆的长江大桥上驻足观望
我相信我是替一条大河,去打听另一条大河的流向

爸,后来我还去了遥远的西沙群岛
当我踩着那些耸立的波涛,来到世界的尽头
当我在永兴岛的夜晚独酌,俯仰之间
我看到那硕大的流星,拖着温情明亮的尾巴
在天空中久久不肯离去
我相信你肯定也是和我一起来过了——

爸,咱们再喝一杯吧!
让我就着草叶和阳光,就着这
秋日的盛大图景,说出我一直羞于表达的秘密:
有生之年,我庆幸我能成为你的儿子和眼睛
无妄之秋,我感恩你一直是我的酒杯与星空

                 2018.10




四十三岁生日,与自己对饮

一碟酸菜,一碗长寿面
左手给右手斟酒,右手再给左手满杯
嘿,一个人在北风中大摆宴席
一个人在大雪里张灯结彩
庆祝自己的不惑之年

第一杯,献给那些过往的风
经常落下的霜雪,献给那些猝不及防的
石头和荆棘。献给锋利的波涛和沙粒
献给一面名叫“昨日”的镜子
感谢它们刻画出生动之我,坚韧之我

第二杯,献给周遭的亲人
那些生养我的,和我养育的
献给那些唠叨,抱怨,撒娇、哭泣和欢笑
献给我的一亩三分地,地里长出的粮食和蔬菜
感谢他们成全一个雄性之灵,今日之我

第三杯,要献给星辰和天空
献给黎明的道路,雾气中的灯塔
要献给一根名叫“明日”的绳索
哦,说到明日,我要饮下这一小杯的迷茫
也要痛饮这一满杯大海般的欢喜和希冀

                                      2018.12


戊戌年秋日独酌,兼致给叶梓
 
这杯酒是献给你的,兄弟
有生之年,我庆幸
我们一起挥霍过那些春花,秋月
那些无常的时光和流水
可以在纸上推杯换盏,我们经常把酒
但不再为虚度过青春而悲伤
年届不惑:“对朋友越来越挑剔了”
那些错失的人,我们不奢望重新指认
那迎面而来的,也终将擦肩而过
 
是的,“喝一场,少一场;
见一次,是一次!”
那次我在苏州喝至失忆,你曾罕见地对我发脾气
但我认了。“我就是一个混蛋”!
我曾这样咒骂自己。整整20年了
你以这个混蛋为友,这让我温暖
我们从天水喝到静宁,从静宁喝到通渭
喝到天祝,喝到苏州、台州……
在杭州武林广场附近的小酒馆里,你大吼秦腔
迷醉了邻桌的南方小姑娘
 
而现在已是秋天,兄弟
我在风中翻捡你以前写给我的那些信件
在十多年前从天水带回来的旧纸片上
我重读你新婚时节雪潇撰写的对联
啊,兄弟!
在喝酒之后,我们也曾谈到过爱过的姑娘
也谈到了死亡:
“我希望我能死在你前头,这样的话
你就可以给我送礼……。”说这话的时候
你大笑着,仿佛死亡是一次醉酒
第二天我们都会醒来。但我深知
这不是酒后的胡言乱语
 
所以,在这一刻到来之前,
我要喝下这杯酒,并且要写封信给你
尽管有电话,QQ和微信
但我还是想写下这感伤之词,并在结尾附上一句:
“我已准备了一坛好酒,且等那大雪纷飞之时
你从江南策马归来!”

                                      2018.10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