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主页 作品 相册 粉丝

粉丝

作品

诗人作品不错,挺TA 赞赏
笔名:孙启放
加入时间:2015-08-22
中国 · 北京
诗人简介

孙启放,男,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数学系。著有诗集《英雄,名士与美人》《皮相之惑》《伪古典》,随笔集《世界上的那点事》。现居合肥。

中国词牌(组诗)

声声慢

回过头来
美人瘦身如搏命。
一去万里。青州
归来堂外老柏树扳着指头计年轮。

“易安”不安,“德甫”德馨。
赵明诚,我秋海棠一样的男人
青色长衫
依然在旧书网上埋头淘宝
刚刚,那片金石拓本佳士德拍出天价。

慢,慢下来。
西历1155年开始
习惯迟睡晚起的我多么苍白
拒绝不了的呻吟;
浓酒、淡酒,一对互诉的冤家。

词中黄花自开闭。今日阳光甚好
我选肥硕的浆果
选桑葚
选骑于枝上的乱颤
选一无所忌乌青乌青的嘴唇。


西江月

这儿是东江
过顶的月亮也知道爷的剑快
与陈亮对饮后
为了某个誓言
你一剑,就劈了坐骑
以为就劈了金主
今晚,就凭桌上几只空酒罐
剑在你腰间鸣了又鸣
没有人扶你是对的
那棵老松树成了精,明白事理
微笑一下就走开了
可我不能走开
除了小酒馆的营生
奴家,还是爷的铁粉啊
知道元夕的灯火
只为那一人准备,可你
已经不说愁了
像个纯爷们
夜将深,看你流口水的样子
牵一头驴,叫小二送你
翻过冈就是西江了
我,姑且不去
下次来,劝你多喝山泉水泡的茶
解下那柄剑
不望神州,不揾英雄泪
只三杯两盏后,山深闻鹧鸪
松木桶里泡澡


雨霖铃

无畏不需要辩护。
杨柳和残月可一把
小令、慢词仅盈盈一握;
诅咒可一把
夕阳每日一次的垂亡
这耗而不尽的青春
这老来不分东西的飘摇。
变与不变
衰老具备的加速度
催促者的心慌。
文牍莫如心得啊
雨淋万物
风景从来不分墙内外
什么样的心胸可配享自由?
请重新发一次牌
时间,是需要我来照顾的
美人和酒
均可一试!


忆秦娥

百丈秦楼,玻璃幕墙折射噪音
秦腔冲破剧场圆顶
远处,黄土坡被信天游一再拔高。

幽居千年
错过血腥壮阔又有什么不好?
只是让我“梦断”的李太白
竟然去了宣城;
那儿多河流青山骚情客,月亮,也
确实更圆一点。

茶室微凉,音乐像流动的冷色火。
古怪繁多的饮品
缠女友的男孩(该服“更卒役”了)是一滩鼻涕
击掌,女孩“咯咯咯”地笑。
初次待客的我平静干练
(你们哪里知道:
这颗心多么幽深古老)

天生沉默的士兵
坐在角落里的黑衣汉子像我的兄长
真想摸一摸他坚实方正的下巴;
音响效果无可挑剔
箫声。
我的箫声未了
我要将他的心融化成水;再,凝成冰。


念奴娇

江水时而静流
无数野火焚尽的江岸依然葱茏如新
弃笔,凝视红色的石壁
火的盛宴中汲取灵感

以千年计的历史缺了一副好肠胃
念奴、念奴
娇美脆嫩的歌声上九天
“二十五郎吹管篴”

亦有莽昆仑阅尽春色
春色只在闪念间
火雨下无数粒种子瞬间张开——

硬壳。塞进喉咙的史实
包邮的史实
打开,又用胶带封存
文赤壁,武赤壁?快递的送达地尚且不明


虞美人

唯一的老太监门外候着
他,曾经好声色、迷书画、行夜宴
喜欢又香又软的枕头

现在,这个亡国之君
寂寞是他每天唯一的事务
汴京违命侯的府邸中
贫血的苍白
喝一点暗红色的酒

夜深了。凭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金陵城带过来的几个宫娥
垂目,但都不敢瞌睡

他屏退左右,只留
虞姓的美人身旁伺候笔墨,续画
他的江山图
宣纸上缓缓流淌着一江春水
左看右看
都是殷殷的血


卜算子

梅花存在。

卦算者告知老父:生于船上的人注定要
漂流一世。船,正溯淮河而上
缓缓泊于汴京九号码头;
而梅花
将于某年随你

入剑门。(此处的梅林清减了许多)
驿站简陋油灯如豆细雨如丝桥断无人修
还是开。
“夜如何其?夜未央”

梅花黄昏时录入教科书。
懵懵懂懂的小学男女生打闹中
梅花落满襟
另一种维度的存在。

如果梅花是你的梅花,命中定数
就一直开
往死里开——
枝头开,梅瓶开,驴背开,尘土开;
残山剩水开
冢中白骨开!

雪钓图

一场雪。
草木是雪,楼宇是雪
河流是雪,山川是雪,大地是雪。

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
钓雪的人抬一抬头
天上飞过的鸟,是雪

他低下头
双脚是雪,双膝是雪,双手是雪
白眉是雪,银髯是雪
雪的蓑笠雪的钓竿雪的孤舟

睫毛是雪,眼白是雪
雪的鱼篓中活蹦乱跳的是雪
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

一场雪,天下一统。
钓雪的人已经盲目
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


推荐语:


   原本以为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已不可超越:“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孙启放的《雪钓图》,则是一个当代人的“独钓寒江雪”:“一场雪,寒江挂在钓丝上命悬一线。”不只是对古典意境的化用,更写出了大千世界被一场雪大一统之后,独钓者的迷茫与寂寞:“钓雪的人已经盲目/他的盲目是世界的盲目。”众人皆醉我独醒,独钓者就是独醒者。“一场雪,只剩下两粒深陷的黑色眼珠。”旁观者才是真正的在场者,最后的在场者。孙启放的《雪钓图》还使我想到屈原。《楚辞·渔父》诗曰:“屈原既放,游于江潭,行吟泽畔,形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欲?何故至于斯!屈原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或许,不管是乱世还是盛世,孤独的诗人因为有思想,才是大浪淘沙中的剩者,也是超越时空的胜者。


(特邀点评人:洪烛)


   

作品 全部

赞赏记录: